怎么看待街头涂鸦和艺术关系?

街头涂鸦是艺术的一种形式,就像油画,国画等分类,只是这种艺术出现在街头。

涂鸦艺术源自上世纪六十年代,美国费城和纽约的嘻哈团体将涂鸦转化为一系列风格独树一帜的表达语言。其最为人所熟知的一面大概是高调的表达宣言,偶或带有颠覆意味。不管如何,街头艺术宣扬的是不易妥协的精神以及进取的社会精神,并持续深受全球狂热支持者爱戴。然而直至近年,这种艺术派别才获得高度广泛关注,开始进入美术馆,并成为了拍卖行里的常客。


班克斯作品《手持红气球的女孩》以104.2万英镑落锤后,画作当场自毁

拍卖史上最让人津津乐道的涂鸦拍卖事件,应该是2018年在伦敦苏富比拍卖行,涂鸦艺术家班克斯(Banksy)的作品《手持红气球的女孩》以104.2万英镑落锤成交后,画作当场自毁。原画定格在一半完好一半损毁的状态,留下了一只完整的红心气球,变成大家耳熟能详的自碎画《爱在垃圾桶里》。这一举动,无疑让全世界再次聚焦于街头涂鸦艺术。


《手持红气球的女孩》更名为《垃圾桶中的爱》

近年,苏富比和佳士得两大拍卖行都曾推出过班克斯版画的专拍。2020年3月,伦敦苏富比举行了一场涂鸦艺术家班克斯的线上专场拍卖,25件拍品(均为版画)总成交额为107.5万英镑,折合人民币950万,远高于67.2万英镑的拍前预估价。其中,最高成交标的是艺术家的招牌创作《女孩与气球》粉红色版本。此作绘于2004年,拍前估价30万至50万英镑,最终以37.5万英镑成交。


班克斯《女孩与气球 – AP色(深粉红色)》,2004年,成交价:37.5万英镑(约330万元人民币)2020年3月苏富比网拍

作为一名涂鸦艺术家,班克斯在世界范围有着广泛的知名度。其作品将喷漆、制版技术与商业、政治和当代形象相结合,并融入了讽刺的社会评论和幽默。根据YouGov的一项民意调查,英国人更喜欢班克斯而不是毕加索。这位街头艺术大师被评为英国第四受欢迎的艺术家,仅次于达·芬奇、梵高和米开朗基罗。


班克斯《飞天警察》,编号112/150,2004年,成交价:4万英镑(约34.7万元人民币),2018年9月佳士得网拍

街头涂鸦艺术受欢迎程度大幅飙升源于2011年洛杉矶当代艺术美术馆(MoCA)破天荒举办了一场关于涂鸦及街头艺术全球历史的展览。近年屡破纪录的拍卖佳绩亦反映出这股趋势。在Artprice公布的《当代艺术市场报告》中,特别提到了对涂鸦艺术的热捧。那么,除了班克斯之外,还有哪些让涂鸦艺术登入大雅之堂的艺术家?

凯斯·哈林

Keith Haring(1958-1990)凯斯·哈林是美国80年代青年文化中最重要的街头艺术家和社会运动者。他的创作使用简单的轮廓线条,创造了许多不具表征的小角色,这些图案看起来天真单纯,却也富有浓厚的寓意。他习惯用简明流畅的线条和直接传递讯息的创作方式描绘生命、死亡、爱情和战争,直至今日,他的作品仍是跨越国别的视觉语言,他的涂鸦形象已被广泛地应用于服装、室内装饰、广告设计上,成为涂鸦文化的一代宗师。


凯斯·哈林《回溯》,103.5x195cm,彩色丝网印刷厚身织纹纸,1989年成交价:22.5万英镑(约195万元人民币)2019年9月伦敦佳士得


凯斯·哈林《无题》,成交价:654万美元(约4600万元人民币)2017年纽约苏富比


凯斯·哈林《无题》,成交价:91万英镑(约790万元人民币)2018年伦敦苏富比

让·米歇尔·巴斯奎特

Jean-Michel Basquiat(1960-1988)

与凯斯·哈林同时期的让·米歇尔·巴斯奎特是街头艺术家中最传奇的一位。他经常把各种符号、文字放到画面上,看起来像即兴创作的作品,但在他奇怪涂鸦的背后表达的是某种神秘性,一种宗教感和无处不在的政治。而他的作品在拍卖市场中的成绩也高得惊人。纽约苏富比2017春拍“战后及当代艺术晚拍”中,创作于1982年的《无题》以1.1亿美元成交,约合人民币7.6亿元,成为当晚拍品中成交价最高的作品,而这件作品在1984年佳士得拍卖的成交价仅为1.9万美元。


巴斯奎特《无题》,1982年,成交价:110,487,500美元(约合人民币7.6亿元)2017年纽约苏富比春拍


巴斯奎特《无题(恶魔)》,1982年,成交价:5728.5万美元(约合3.74亿人民币)2016年纽约佳士得

Rammellzee

(1960-2010)

Rammellzee同样是一个来自纽约的视觉艺术家、街头涂鸦者、行为艺术家、嘻哈音乐家、艺术理论家、雕刻家。从其外形和创作方面看来,都可以说是非洲未来主义的代表人物,充满魔幻和意识流的色彩。今年Supreme推出的春季联名系列就是以Rammellzee为灵感的。


Rammellzee的作品

Rammellzee的艺术生涯起源于70年代,他最开始在地铁车厢上涂鸦,并逐渐形成自己的尖头字体画风。接着80年代,他开始扩展到地铁文化以外的领域,比如利用在纽约市搜集的各种废弃物,制作出带有霓虹闪烁效果的复杂绘画作品。

KAWS

(B.1974)

KAWS是继凯斯·哈林与巴斯奎特之后街头涂鸦艺术的代表,他的创作载体主要在广告画或海报上。成名后KAWS经常受到各方邀请进行个人展览,不但在各地继续创作KAWS风格的“恶搞”,亦在伦敦、纽约、东京等地开设KAWS个人画展,同时推出KAWS的作品集。在2019年香港苏富比春拍中,KAWS的作品The Kaws Album(2005)在经历了多轮激烈的争抢后以1.16亿元,超过高估价10倍的价格成交。


KAWS《The KAWS Album》,成交价1.16亿港元,2019年香港苏富比春拍

KAWS《VANQUISHED》,成交价672.5万港元,2019年香港佳士得秋拍

斯蒂克

Stik(B. 1979)

与上述艺术家的人物形象不同,英国艺术家斯蒂克(Stik)创造的小人,以简单的线条形成了手臂和腿,犹如一个火柴人,它没有嘴巴,只能观察。斯蒂克想创造一种回望观众的艺术。而随着它越来越具有代表性,市场亦作出回应:2018年9月在伦敦举行的佳士得版画及限量作品拍卖中,斯蒂克的作品《屋顶上》以15万英镑售出,2019年斯蒂克作品《自由》更是以20万英镑售出。


斯蒂克《屋顶上》,成交价15万英镑(约130万元人民币),2018年9月伦敦佳士得


斯蒂克《自由》,成交价20万英镑(约173万元人民币),2019年9月伦敦佳士得


斯蒂克《流浪者 (模型)》,成交价7.5万英镑(约65万元人民币),2019年9月伦敦佳士得

谢帕德·费瑞

Shepard Fairey(B.1970)

谢帕德·费瑞是美国当代最有影响力的涂鸦艺术家之一,他的作品紧跟时事与潮流,画面丰富且张力十足。他最有名的一幅作品便是奥巴马的肖像海报hope,为奥巴马的竞选造势。原本边缘的涂鸦艺术与最主流的政治选举联起手来,成功地收割了一批追随者。


谢帕德·费瑞Hope,2008年


谢帕德·费瑞POWER AND EQUALITY,成交价43.8万港币,2019年香港苏富比秋拍

张大力

(B.1963)

上世纪90年代,我国的先锋艺术家也开始了对涂鸦艺术的探索。号称“中国涂鸦第一人”的张大力早在1989年远赴意大利的时候就开始了他的涂鸦,他把象征自己人头的形象喷到了意大利的街头,1995年他回到北京后,在那些将要拆迁的墙壁上继续喷涂他的“大人头”,而这个“人头”形象,成为张大力艺术创作中最经典的代表;而由这个“人头”延伸出来的“对话与拆”系列作品,使得张大力在中国当代艺术中有了属于自己的一席之地。


张大力《AK-47》,成交价5万港元,2014年香港佳士得春拍

菲利普·埃查鲁

Philippe Echaroux

在经历了半个多世纪的发展之后,街头涂鸦艺术也不再受限于喷漆与画布。2014年法国艺术家菲利普·埃查鲁(Philippe Echaroux),在其家乡马赛发起了一项名为“灯光绘画”的项目,创造了街头涂鸦艺术2.0的概念。他的项目在44个国家引起了轰动,菲利普的这种街头艺术形式不会对建筑留下丝毫痕迹,他将手绘图案转化成电子形式投影在建筑物的表面,它们在黑夜里闪闪发光,当太阳升起时便消失得无影无踪。相较于传统的街头艺术对公共环境所造成的“永久性”影响,菲利普的艺术规避了争议,同时又表达了艺术家的真实想法。


街头艺术家菲利普·埃查鲁作品

涂鸦艺术在引起收藏家狂热追捧的同时,也奠定了街头艺术作为当今艺术品市场最具活力的板块之一的地位。然而,因其本质上往往承受更多风吹雨打,磨损是无法去避免的,现在上拍的涂鸦艺术往往都是版画。由于宣扬“平等”精神是街头艺术的本质之一,意味着其作品的产量可以很大,这也是某些街头涂鸦艺术售价颇低的原因。

那么你会收藏这些涂鸦艺术品吗?

欢迎关注艺术商业,我们是一个创新型资源联动平台,以在艺术领域多年积累的资源为基石,旨在建立艺术与商业之间的桥梁。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