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比一年不好看的新说唱在20201年能否翻盘?
扫码获取零基础课程

《中国新说唱2021》今年还将继续举办,相应的,之前说不办了的流言也不攻自破。不得不感慨一句,曾经年轻的新说唱系列如今也出到了第五季,比大多数国内综艺都活得要长了,爱奇艺不愧是商业运作的一把好手。

图片

只是,新一季的官宣并没有获得网友们的支持,反倒刺激了他们的“神经”。对于去年新说唱总决赛的结果,许多观众就不甚满意。

连续举办四年的《中国新说唱》,基本已经没有了新鲜“血液”、加上爱奇艺的恶魔剪辑、不尊重文化、过度消费rapper、过度营销……节目短暂的虚火和无法掩盖的市场乏力已经彻底显现了出来。

图片

在娱乐产品极其丰富的当下,年轻观众早就不甘于当个看客,转而通过吐槽赛制、脑补剧情走向来获得更多主动权。这也让人不禁发出思考:说唱综艺能否全面迎来“奇观时代”?说唱综艺们又应该怎么做,才能追上年轻人的脚步?

自2017年的《中国有嘻哈》开启潘多拉魔盒后,嗅觉灵敏的资本就已经跃跃欲试,到今年夏天,《说唱听我的》、《中国新说唱2020》和《说唱新世代》三档综艺齐齐上线,好不热闹。

而在2021年,说唱综艺的争夺大战则越发激烈,在台湾也要办说唱综艺后,今年将出现六档说唱综艺互相角逐的场景。

虽然说唱综艺变多了,但不管是说唱综艺节目也好,还是参加节目的rapper也好,现在都面临着同样的困境。

图片

rapper们为了热度参加了说唱综艺,之后的每个星期不断获得曝光,他们的人气确实翻倍增长,这也有利于他们拿到更好的资源。

但反过来,立了综艺上的人设之后,他们距离观众就太近了。一旦大家对于人设太过于熟悉,作品就得愈加用力,去打破观众对他们认知的惯性,这也是一种奇妙的悖论。

图片

近几年说唱的走红,让市场对这一音乐形式寄予厚望。但当反媚俗成了潮流,它也就变成了媚俗本身。随着说唱综艺逐渐崭露头角,说唱这种舶来品,也以符合本土审美的改良吸引到了年轻人的眼球。

令人无奈的是,在2017年后,因为各种因素,导致说唱综艺营销有限、曝光率低,说唱圈一时难以打破固有的“音乐鄙视链”、像《中国有嘻哈》一样突破圈层,赢得更多注意力。

对rapper们而言,好的说唱综艺节目无疑是一种非常理想的载体。以《说唱新世代》为例,它创新性地跳出常规说唱圈的审美模式,邀请小众创作者,以“万物皆可说唱”的理念先入为主,从专业角度对说唱圈进行了更具人文关怀的展示,实现同情共感。

图片

从受众来看,好的说唱综艺应当抓住最核心的受众,也就是具备消费能力的年轻人。坦白来说,从目前三档综艺节目看,技术与内容,到底应该谁表谁里,谁先谁后,一时还真说不清。唯一无疑问的是:他们必须尽快追上年轻人的脚步。

每个兴趣圈层都有复杂的用户画像和心理机制。如果一味用猎奇视角审视,似乎很难看清其全貌,《说唱新世代》抓住了这一点,他们尝试着做了一次显性的表达和价值输出。

作品题材大到世界,小到生活,身边任何素材都可以写进歌里。很多网友戏称这个节目“很B站”,这源于节目呈现的多元的内容、新奇的形式。

图片

但对于习惯了“倍速播放”的快节奏生活的年轻人,制作方是否还应该一味地给他们供应传统的节目?“只看TA”的心理,又是否让综艺资源进一步向拥有大量流量的rapper倾斜?是否当你有一瞬的“脑内弹幕”体验时,能让观众有更多的机会参与表达和互动?

随着功能全面普及,发弹幕成为了大众追视频的常态。追求个性的年轻观众不再满足单纯弹幕发言,转而寻求更新鲜的互动形式。这里就不得不提一下今年的《中国新说唱》了,它成功带火了爱奇艺站内娱乐交互功能新名词“奇观”。

一键识人、解锁知识点,普通观众总算能跟说唱爱好者一样熟知各路rapper,而粉丝也不必再四处强行安利自家rapper,喊句“牛逼”就皆大欢喜。由此来看,《中国新说唱2020》“奇观榜”,确实是为参赛选手造势良多。

图片

这几年,小众和大众之间撕开的突破口明显变多,Hip-Hop借势飞升,成为流行现象。很快,想在风口掘金的各路创业者、投资者迅速赶来,试图分走一块市场蛋糕。

去年三档综艺节目都已播完,水准和编排究竟如何,大家已经见仁见智。但它们共同的积极影响,都是让大量地下的说唱歌手有机会站上舞台、借节目的东风获得了更多关注。

可如果说唱综艺们继续过度粗暴地夺取选手资源的红利,导致节目质量参差不齐、观众观感不适、参赛rapper不满等乱象,也就难免会继续遭人吐槽。

还有一些核心粉丝会因为rapper本人的一些不端正行为(私生活混乱、不尊重粉丝)被爆出而粉转黑,甚至影响到普通路人,让他们也变得抵触说唱音乐出圈。

这就使得边缘受众也不敢贸然入坑尝鲜;吃瓜群众则以“你圈真乱”的刻板印象审视着这类新兴文化。

图片

因为一些刻板印象,甚至会有人带有偏见地认为“很多搞说唱的人学历都不高”,能上本科的已经是极少数,还要讽刺地夸张道:说唱也是有门槛的,学历必须初中以下。

不仅如此,还有人用“说唱学院”一词来“高情商”地讽刺有些人成绩差/学历低。在某些贴吧里,用“说唱学院”互相调侃和警告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比如:“高三还在深夜逛抗吧?怕不是以后要上个说唱学院。”

图片

同时,歌词魔改几乎成了今年说唱综艺的常规操作。“兴奋剂、叛逆、嚣张跋扈”三观不正要出问题,换上“身份证、怕你、小张拔胡”才合规矩。而改词换字只是表面功夫,最好是主题高度捆绑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才是主流媒体爱报道的优秀作品。

图片

整体来看,这些“信任阻碍”都源自信息不对称带来的认知偏差。而这些也在考验接下来的说唱综艺们,还能否保留着其他产品鲜有的温度,以成熟的体系撑起保护屏障。

观众与节目的情感勾连有多深,决定了节目的生命力有多长,这种情感勾连建立在“真实”的基础上。早在《中国新说唱2019》发布会上,车澈就谈到,节目升级的一切行动,都将围绕提升信任展开。“信任”是打开大门的唯一钥匙。

图片

的确,《中国有嘻哈》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但是成功之后带来的就是资本的侵蚀。作为导演,看中的就是吸引观众;作为资方就是要听到钱响。但这样的综艺走向,又恰恰与HipHop这个文化相悖。而想要去定义一个嘻哈给观众,又谈何容易?

让说唱综艺在保证赚到钱的前提下,既要对得起观众、满足观众的需求,还要能升华说唱文化。如此高标准的要求,似乎不是一朝一夕能够达到的。毫不夸张地说,每档节目都任重道远。

毕竟,任何小众文化的蓬勃发展,被看见都只是第一步。而内容的流动和延续,则是酝酿更大价值的关键。平心而论,今年三档节目都没有做好完全的准备,见证着说唱圈兴趣“社会”落成的综艺节目,能做的、想做的远比现在要多……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