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蓝儿童骂那吾克热土,有网友表示:小安迪也是个土炮,大哥不说二哥

在前天的次条推文里,我们已经报道了《那吾克热又被Diss!《说唱新世代》选手万赛文对他开炮了》。事情的起因要追溯到那吾克热在双十一晚会上的表演,他与歌手戴荃《悟空》的合唱受到了普遍的批评和质疑。

原因在于,那吾克热并没有配合好“悟空”的主题,在这样一首辨识度明显、流行度极高的歌曲中生硬地加入无关的Rap歌词,使整个舞台具有一种割裂感。万赛文正是基于以上情况,作出了自己的批评,并且继续指责那吾克热的押韵尴尬、腔调落后、Flow单一,最后还甩出了“你真的不适合这个游戏”、“别给国内黑怕添堵了”等狠话。

而被批评的那吾克热,一直以来都跟中文说唱圈保持着相当的距离,即使是2018年被西米和姜云升Diss得颜面尽失,也没有主动作出回应,更没有出Diss Track来表明态度。所以面对万赛文的批评甚至挑衅,那吾克热依然选择了按兵不动。

但是,事态升级往往只在一瞬间。深蓝儿童的小安迪看过队友爱可小转发的那吾克热演出视频后,在评论区表示“写首歌叫大村炮子干他吧,穿的图唱的更rm土”,爱可小回复表示支持。而另一位队员氧气哥则表示,“那么多上电视恰饭的,为什么大家只喷你?恰饭也得认真恰啊”。

氧气哥提出了一个好问题,但他给出的答案有些片面。“恰饭也得认真恰”这句话确实有道理,但并不能代表所有人的观点。GAI当年和艾热合作了广告歌《永不独行》,在评论区就有听众表示“明显不用心”、“这次是敷衍GAI”;杨和苏更是前队友被Buzzy爆料“写一首广告歌都会怀疑自己还是不是Real HipHop”。

对于那吾克热、GAI、杨和苏这种“有饭恰、有得选”的说唱歌手来说,恰不恰饭、怎么恰饭,完全是他们自己的事儿,旁人当然可以批评,但这并不能解释“为什么大家只喷你”的问题。同样是不认真恰饭,那吾克热到底比GAI和杨和苏差在哪里?

常来说,喷一个人,往往是此人自身存在问题。说唱圈那些最有争议的人物里,早年的GAI、Melo比较爱惹事;徐真真、福克斯、PG One则分别是因为感情问题、职业道德问题和伦理道德问题而产生争议;而你很难找出一个像那吾克热一样,因为技术实力产生争议的例子。

那吾克热虽然号称技术流,也确实有过人的快嘴技巧和舞台表现力,但他的缺点也实在太多了:押韵尴尬、腔调落后、Flow单一、歌曲内容性差(偶有《水滴石穿》这种内容丰富的歌曲,就好评如潮)……这些弱点,让他在擅长快嘴能力之外显得一无是处。

并且,那吾克热从登上《中国好歌曲》的舞台以来,他一直在用自己的招牌快嘴去各类节目和晚会上刷存在感,这让人看不到他风格的转变与进步,也给人留下了一个“只会快嘴”的刻板印象。因此,他原本擅长的快嘴,也变成了一种令人厌烦的存在。

那吾克热因为实力和风格问题变得易受攻击,而在说唱文化中,被攻击而不还击被视为“懦夫行为”。去年活死人/马王和平西音乐的大战中,当事人福克斯始终没有发出Diss Track,就受到了不少诟病。

那吾克热在这点上和他不喜欢的福克斯很像,两者都走到了一个过高的位置,而变得有所忌惮,无法回应Diss(作为参考,杨和苏的《不到三分钟的热度》只在微博上挂了一天就删除了)。

再者,那吾克热并没有像福克斯一样,背靠着能够帮助他还击的厂牌。像Psy.P、大年、龙泽宇等人,即使有人质疑或攻击他们的实力,同厂牌的兄弟们都会很快给予还击,而那吾克热的情况则不同。

在2018年,他完全是孤身一人;节目结束后,他携手好友DK成立了西部燥音,然而就跟当年的沙漠兄弟一样,这个厂牌仅有两位成员。2019年节目开始前,西部燥音发布了著名的天台Cypher,那也是那吾克热少有的一次回应争议。2019年节目之后,西部燥音收入3位新成员,但仍然游离在中文说唱圈之外。

所以,我们或许能够回答氧气哥的“为什么大家只喷你”这个问题了:那吾克热除了快嘴和台风外几乎一无是处,而他却又能凭借着大众审美的落后,拿到一个相当高的舞台。这种反差感和不协调,以及那吾克热歌词内容的空洞(这几乎是致命的),让他招致了大量批评甚至仇恨。

然而,令人困惑的是,小安迪对那吾克热的评价是“土”。这个字从小安迪嘴里说出来,其实相当违和。可能很多人忘了,深蓝儿童当初为什么要退出活死人?除了“音乐理念不同”的官方原因外,他们和活死人前DJ酷癌(大部分人知道她,可能是从法老《亲密爱人》的Hook里)的矛盾也是不可忽视的。

巧合的是,当时以酷癌为首的一众New Wave大军,对深蓝儿童的评价也是一个字:“土”。而将近两年后,深蓝儿童把同样的评价送给了那吾克热。那么,是否真的存在一个这样的“土逼鄙视链”?这个鄙视链的内核又是什么?我们不得而知。

通常来说,土是用来形容穿搭风格的,当然也可以引申到语言风格、行事风格和音乐风格上。小安迪评价那吾克热土,我觉得更多是出于音乐风格上的,当然肯定也有穿搭风格上的含义。但是,土实在是一个太过主观的标准,那吾克热的音乐风格到底土在哪儿?类似的快嘴,深蓝儿童也玩。也许,深蓝儿童把Flow单一、没有腔调这些毛病,简化成了土这个字。

氧气哥也后续补充道:“这真的是一个很帅的文化……晚上这首歌就是送给所有,作品已经跟不上歌迷平均审美的人,这一点都不帅”、“既然在这个行业里,就做好被审视的准备”、“永远一直搞些土的东西,这行业的生机又在哪,以后还会有多少人对这种音乐感兴趣呢”。

不同于小安迪和爱可小直接回怼网友,氧气哥的发言其实更能表达清楚深蓝儿童的意图。他们真的想要Diss那吾克热个人吗?非也,但他们一定是想要Diss那吾克热这种类型的、还在做他们认为“土”的这种音乐风格的说唱歌手。那吾克热在双十一晚会上糟糕的表演,正好就撞到了他们的枪口上。

因为深蓝儿童的热度客观上不如那吾克热,所以他们又被扣上了蹭热度的帽子。但稍微有脑子的人都知道,蹭热度这三个字不会出现在深蓝儿童身上。如果他们需要热度,那为什么要离开活死人呢?敢于退出一个一线厂牌的团体,真的会在意热度这件事吗?小安迪今年在《说唱听我的》和廖效浓选择主动接受淘汰,把机会留给AA和Kandi,如果他真的是想要热度,肯定是死乞白赖要留下的,但他根本没有这样做。

文章写到这里,我们也算理清了深蓝儿童Diss的逻辑。尽管很多人不理解深蓝儿童的出发点,也不认同深蓝儿童的做法,但从他们的视角来看,这一次Diss的逻辑是自洽的,并且也不是蹭热度或突然转型。

从个人角度说,我是支持深蓝儿童的,尽管他们想要传达的审美不一定能让所有人理解,但是能让那吾克热改一改他千篇一律的快嘴,让主流舞台发现说唱音乐的更多可能,就是有意义的。

然而,我们总能看到无脑站队和下结论的评价:某些人连那吾克热的舞台都没看,就以为爱可小说的“刀和瞄准器”是指他要Diss那吾克热,其实那就是那吾克热自己的歌词;某些人在小安迪发布视频的同一分钟在评论区打出“就这”,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听完三分钟的歌;某些人既没看那吾克热的舞台,也没听小安迪的Diss Track,就打出了一句“那吾克热和小安迪都土”……

小安迪的微博,也把矛头对准了听众们。对此,我只想说一句:真正土的,是那些没有独立思考能力的听众、是那些缺乏音乐素养和审美的听众、是那些不经调查和体验就妄自评断下结论的听众,是那些热衷于扣着微博粉丝数量的数字来评价“谁在蹭谁的热度”的听众。少一些这样的听众,我相信中文说唱圈会更加美好。

撰稿&排版 / 砂与海 图片 / 来源于网络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