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澈和严敏两位导演,为什么两人在观众中的口碑相差如此之大?
扫码获取零基础课程

刚刚接到“对比《中国新说唱》和《说唱新世代》导演”这样的选题时,我的内心是十分忐忑的。

一是车澈和严敏两位导演,我这样在别人成功的基础上加以指摘,着实有点不好。二是我并非电视行业从业人员,并不能提出什么建设性的意见。

不过,既然二位导演都选择了在各自的节目中抛头露面,那一定做好了被人评价的准备。况且二位的都曾经多次接受过不同类型的采访,资料想当丰富。

所以,我们就一起看看,车澈和严敏两位导演,为什么在观众的口碑相差如此之大。

看完车澈导演的所有采访,我的第一印象就是这是个骄傲的人。

车澈2006年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毕业之后他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东方卫视的《加油好男儿》的节目中当选手导演。

由于前几年湖南卫视《超级女声》的成功,那几年各大卫视的重心都放在了选秀节目上,作为一个新人导演就加入这样的项目,车导的运气想当不错。

在《加油好男儿》中,车导就展现出了他目光敏锐的特质,成功从人群之中发现了犹豫自己是否要报名参赛的马天宇。

就这样,车澈在东方卫视连续做了好几年选秀节目的导演,直到2010年,选秀节目慢慢被版权引进节目所取代,车澈又加入了被称为综艺导演“黄埔军校”的《中国达人秀》。

2011年开始,电视台开始推行制播分离,车澈离开了老东家SMG加入灿星制作。

在灿星,他的职位一步一步提高,刚开始在《舞林大会》时他是副总导演,到2016年他在灿星的最后一档节目《蒙面唱将》中,他已经成为了总导演。

之后,各大视频网站开始向综艺节目进军,车澈又加入了爱奇艺,成立了自己的YOH幼虎工作室,并在之后成为了《中国有嘻哈》的节目总导演。

可以说车导经历了2000年后电视综艺各种重大变革,在这些变革中,他每一次的选择都相当正确。

“人的一生当然要靠自我奋斗,当然也要考虑历史的进程。”车澈导演在面对媒体的采访时,自己也承认他的成功除了自身的努力,也有运气的成分。

作为一个电视媒体人,能够一步一步走到大型综艺的总导演位置上,已经足够让人自豪了,更何况车导亲手打造了一个成功的产品:《中国有嘻哈》。

在筹备《中国有嘻哈》的时候,车澈的团队遇到了超乎想象的困难。在公司内部除了CEO龚宇之外,只有车澈自己的团队看好这个项目。

他花了很大的时间来说服内部和外部的人,相信这个项目的可能性。事实证明,《中国有嘻哈》最终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

再次之前,从没有一个网络综艺能够用如此高昂的成本,引出如此巨大的商业价值,这次成功也让车导坐上了爱奇艺副总裁的位置。

但是,商业价值高未必代表口碑好,自打有《中国有嘻哈》的那一天起,外界从来都没有缺少对于节目的质疑。

恶魔剪辑、不尊重文化、消费rapper、过度营销…诸如此类的种种质疑,我们每一年都周而复始地看到他们出现在《中国新说唱》的身上。

在2018年,车澈在《中国新说唱》的招商大会上,曾经读过一篇超长的检讨书。

在检讨书中,他用炫耀的语气诉说了《中国新说唱》取得的成绩,并逐条对应了观众们的质疑。一时之间群情激愤,所有人都认为这个胖子飘了,他也确实有飘的资本。

可事实上,这恰恰证明了车澈明白问题的存在,他只是因为某种原因,没有选择做出改变。我认为,这里的原因大概有这么两点:

一是市场原因,冯小刚曾经有句话:“垃圾观众制造了垃圾电影。”虽然这句话特别糙,但确实指出了一个现象:确实有一部分观众的欣赏水平并不高。

在马俊老师的《刺猬电台》里,车导曾经谈过受众的问题,他解释到这个节目很大一部分受众是不了解说唱的群体,并且还说:

“做一档圈内认可的节目是很容易的,难的是让大众接受。”

一开始我认为他在吹牛逼,结果车导做了一个叫《我是唱作人》的节目,第一季豆瓣7.6,第二季7.4,评分相当之高。

衍生综艺《开饭啦!唱作人2》评分更是高达8.5,大家就是坐下来吃吃饭、聊聊天,没有撕逼、没有套路。

结果这档既有偶像又有当红艺人的综艺,在流量上被恶评如潮的《中国新说唱》按在地上摩擦,而另一档风评一般的节目《潮流合伙人》,播放量也远超《我是唱作人》。

所以你应该明白,《中国新说唱》口碑差,很大程度上是观众吃那一套。

第二点则是商业原因,从电视台出身的车澈,怎么可能不知道大家不愿意看重复的电视节目,在各种采访里,他也经常提到节目的创新。

不过这个创新更多时候不是如何把内容做得专业、讨好少部分说唱爱好者,而是如何吸引到更多受众、关注到节目本身。

在车导那篇很长的检讨信里,唯一真正反省的地方,就是说2018年的《中国新说唱》胆子太小了。所以在这两年在节目中,节目形式一改再改,还是换汤不换药,走得是《中国有嘻哈》的老路。

毕竟在事实上,《中国新说唱》在前几年就是说唱类节目中的一棵独苗,处于垄断地位,从来都不用考虑如何服务好消费者,因为除此之外,你别无选择。

相较于车澈导演,年长一些的严敏导演,反而经历看上去并没有那么丰富。严导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是车澈导演的师兄。

出生于70年代的他,毕业之后先是在电视台工作,后来又出去开公司创业,在2010年左右受到邀请回到电视台。

回到电视台之后,严敏导演除了在《声动亚洲》当了一回副总导演之外,他的第二个项目就是让他名声大噪的《极限挑战》。

在《极限挑战》之前,市面上的户外真人秀市场已经比较成熟了,也出现了《跑男》这样大成本、高流量的产品。

面对成熟的市场,严敏导演所做的创新是颠覆性的。他完全改变了之前真人秀中写出剧本、按剧本推进的模式,而是把《极限挑战》变成了一档“结构性喜剧”。

在《极限挑战》前四季节目中,没有一个主题和剧情是重复的,就连每个游戏的环节也没有重复过。并且,在节目中的各个游戏,并非只有唯一的解法,这也给了艺人们很大的自主权。

这就意味着,《极限挑战》不可能成为流水线作业。在不停高压头脑锋波的同时,严敏导演也收获了许多粉丝。

当然,严敏导演也不是万能的,作为一个导演,他甚至不能完全决定一档节目。

在《极限挑战》播出过程中,就曾经多次遭遇停播,在网上各种说法莫衷一是,比较靠谱的是节目在审查上遇到了问题。

在第四季节目之后,严导也彻底离开了《极限挑战》。在此之后他作为总导演,制作了偶像节目《下一站传奇》,市场反响平平。

事实上,在最开始做这个节目的策划时,和最后实际完成这个节目时,严导遇到的条件和限定限制是完全不一致的,这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节目的呈现。

也提醒了严导在之后的节目,一定要和平台、出品人达成信任。

当转战各方限制没有那么苛刻互联网平台时,严敏导演的才华一下就释放了出来。

今年他连续制作了两档节目,一档是腾讯视频的《德云斗笑社》,另一档则是B站的《说唱新世代》。

这两个节目都由小见大,将不那么大众的文化剖析开来,引起观众们的共鸣。拿《说唱新世代》而言,节目中展现出来的东西,大部分是过去《中国新说唱》忽视掉的部分。

严敏导演把这些部分给拼凑了起来,形成一个完整的叙事放在观众面前。从叙事层面上,喜欢《说唱新世代》的观众是先理解了节目本身,再进而喜欢了节目中的展现的内容。

这种层层递进的叙事模式,和《中国新说唱》上一个接一个的爆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此外严敏导演对于说唱有着自己的理解,在之前采访中那句“说唱的本质”就是很好的证明。在节目中设置的种种命题,也在展现说唱中“发声”的特点。换句话说,《说唱新世代》其实是有预设观点的。

这和《中国新说唱》截然相反,前几年的《中国新说唱》更多的在迎合观众的审美,“押得真多、唱得真快”的晋级标准,一定程度上就是在迎合那些不了解说唱的听众。

这就像一个不懂篮球的人,看到高个子就下意识认为他打篮球很好是一个道理。车澈导演也没有在采访中,谈论过自己对于说唱的看法,他更多的是站在行业发展和商业的角度,来聊对于整个产业的看法。

而严敏导演在《说唱新世代》做的,是把他理解的说唱内核,用节目的形式展现给大家看。很明显,起码有相当一部分观众认为严敏导演的理解有道理。

两位导演对于说唱文化完全不同的观察角度,决定了《中国新说唱》和《说唱新世代》的底层逻辑完全不一样,最后呈现的效果自然天差地别。

不过由于疫情原因,今年两档节目其实都没有做好完全的准备,2021年的《中国新说唱》已经官宣了,《说唱新世代》明年也应该会加大投入。

真正的较量,其实才刚刚开始。

撰稿&排版 / 南京鸽子王  图片 / 来源于网络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