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贝撞阿姆flow?AR和谢帝杀疯了!CreamD教派克特…到底谁才是天花板?

过去的一年里,给大家聊了中文说唱的各种大盘点、而回顾最近的说唱圈,被讨论最多的标签大抵正是”天花板”,而这些天花板也大多都指向同一个东西,那就是flow。

那么今天,西蒙就和大家聊聊中文说唱圈的那些H.B.U.的Flow。今天是第一期,主要人物:小安迪、JD、谢帝、派克特、Cream D、幼稚园杀手、贝贝、AR。

排名不分先后!

排名不分先后!

排名不分先后!

1

JD

“JD flow太复杂了我想我得先去记笔记。”

GALI在《70%》里这样描述JD的flow,但仅仅只用一个“太复杂”,似乎还形容不出JD flow的冲击感。《烟雾弹》verse2的最后两个bars就堪称典范。

哥们藏的野心没有办法能被锁住看我逆天原地放肆大规模的爆 炸

房内遍地黄金零克半假填满眼部唯独这间被设计的被封闭的屠 杀

JD这两句快嘴加持的flow,一口气发射出26个字,稍作停顿之后便以两声时长刚好的a音收官整个句意。而那处停顿,便是区分于“阳光小块嘴”的重要机关.

JD太知道什么样的技巧最适合自己了,设计出来的停顿,法庭上练就的咬字,辅佐全自动式的快嘴与弹射,JD 的flow在具备冲击感的同时,又显得十分工整。

爆()炸;屠()杀——像火光冲天时候的短暂失聪,像日本武士动漫里的延迟斩。

图片

2

小安迪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小安迪在《说唱听我的》选手厂牌cypher刚一开口就产生的吸引力,就很好地印证了这句话——“I’m a sniper~”

《伙聚》Cypher

小安迪的声音很脆,很适合做chop,节奏的切分点也找得如鱼得水。开头的两个bars,flow干净利索的原因之一,是安迪卡点卡得稳,就像一下子把你提溜住,然后再有节奏地把你拽过来似的。

图片

图片

图片图片图片

安迪接下来的verse展现出了精密甚至是有一点诡异的flow,off beat的停顿、卡点虽然收缩得不如慢下来时那么利索,但还是给人一种“要乱不乱”的听感。

《RPG》、《狗怕黑》、《第六代》……在金属质感的唇齿之间,安迪用快嘴摩擦flow的形式,以及你十有八九适应不了的风格为你叙述一些生活,教你一些道理。

不过对于网友来说,大家似乎更爱纠结于“听感”。

图片

3

贝贝

大约是在2013年,贝贝和爆音在yy上battle时,曾用这样两句freestyle来描述flow、押韵还有腔调之间的关系:“flow这个东西叫做律动,押韵这个东西怎么灵活去用”“flow这个东西叫做停顿,而不是你怪腔怪调地在这里面评论。”

《Talking shit freestyle》的开头几个bars,贝贝把一个长句,中间用两个韵把它们分开。然后那个韵脚的地方要有一个拖拍,在有重音或者重鼓的地方也会拖一下。

李鸽发歌不多,《Low Boi》算是他相对新的一首炫技之作了,flow四个bars一换,虽然此歌一出很多人多说他是用六年前的flow…但要是咱听过lil bibby那一type的,应该就知道贝贝在玩什么——带调,一口气连贯的flow。

况且,《Low Boi》的flow真的做旧、落后吗?贝贝verse2开头的两句快嘴flow跟阿姆新专单曲《GNAT》里的一处,听起来“十分相似”。但其实,贝贝的每句结尾都是向上升的,阿姆的则是加重了。

歌迷一边调侃着帮贝贝OS:“得亏爷发得早”,而和Eminem撞flow的事另一方面也说明:贝贝玩的flow,so fresh

图片

图片

4

幼稚园杀手

幼杀flow最凶的歌,基本上都2008年骂hater的那一类,中立一些的,有《猫王》、《业余诗人》这样的。

套用音乐人的一句话,幼杀的厉害之处在于——在offbeat和lay backflow来回穿插的同时,还能在伴奏里用断拍拉音等技巧,精准切中每一个正拍的重音。

最近一段时间,一个感觉跟幼杀有点关系的“幸存者联盟”横空出世,“他们”操控的flow,从王波、热狗一路跟到狗爷。

过去rapper常说“这种flow你学不来”怎样怎样的话,而幼杀,啊不,那些神秘人,在模式别人flow、腔调甚至是韵脚编排的同时,还能自创出许多别人不好模仿的flow。

需要明确的一点是,幼杀在歌迷心目中的地位,可远远不只是因为flow有多厉害。

图片

5

派克特

很多rapper都是在用句子来切分flow,而派克特直接在用flow来切分句子,但流畅的flow又重新将换行的句子接连,保持句意的连贯性。
这就是派克特会玩的地方,至于拆字与停顿,他不为单纯的方便押韵、不为快嘴与换气,只是在告诉你,Kendrick lamar会的,他都能致敬的差不多,而你听到的,让你舒服的,是PACT的flow,PACT的东西。

比如,《中国新说唱》里的那首《冠军》。

“加大音量,仨大心脏”,这里flow切换正好贴着beat,派克特还在这首歌里耍了两下beatbox式的break,把换气声调换到bars中间,捕捉节奏。

图片

6

Cream D

“派克特的flow都是我教的”,如果说派克特是在玩flow,那么Cream D就是在玩弄flow。

早期在NOUS的工作重心放在producer上的经历,让cream D在玩起说唱操弄flow的时候,更懂得音乐的表达,beat的灵魂。

作为NOUS的trap担当,cream D会刻意把用三连音编织的HOOK拉出一个很高的tone来避免乏味,比如《Busta》的HOOK。

另一方面,Cream D似乎很爱把八拍拆成不均等的几份,他曾是beatmaker,编排flow时,有着故意空出鼓声的默契,因为“sandwich”如果只有肉没有面包,那也会不好听。

图片

7

谢帝

谢老板说:“他们想拼技巧他们想拼就送他们去2012年。”

图片

送回到2012年,这一年谢帝录了一首歌放在了专辑的intro部分,这首歌下架后,谢老师重录了一遍,改了点最近的歌词,而歌名也变更为《rap god remix》。

《rap god》的flow如何?

谢老板几乎100%还原了原作的flow。

图片

其实谢老板2014~2015年发的那些专辑:“不屌的说了不算”、“这张专辑太diao了”都是典型的技术流代表,那时的flow放现在也很能打。

那这两年呢?和光光的一首《swag shxx》,在空鼓之后的突然加速、减速,如果音轨上有摩擦,那flow就真的被谢老板玩出火花了。

图片

8

AR

《real rap shit》里,AR的flow像被快嘴推进似的,而内容是几个例子:麻神怎么、Jay-Z如何、苹果怎样、日本又如何……AR用风轻云淡的语气的操控着咄咄逼人的语速,来表示并不在意haters。

但另一首《军火库》就暴躁了许多。用现在的话说,谢帝和AR杀疯了。

第一次进入《军火库》会有种割耳朵的感觉,但这AR对于节奏的操控并无不稳之处:hardcore比boombap快了将近两倍,最后一段对六连音和三连音的操控已经凌驾在节拍之上,仿佛AR后面有一个鼓手在拼命却也恰到好处地,追赶他的verse。

图片

试试?试试就逝世!

图片

其实有很多flow炸裂的rapper西蒙没有提及:玩chop的猫儿师,不管flow怎么变,手还是一个模样地搓;孟子的flow,带点吞音带些腔调,也极具标志性;还有不管几十个字都是一口气的法老,把弹舌和flow完美融合且不断进化的MC光光…..

那么在你心中,谁才能担得起所谓“flow天花板”的标签呢?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潮牌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