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说唱综艺中的那些商业厂牌,他们之中谁是节目的宠儿谁最没有排面!

大家好,这是我们“厂牌×节目”系列文章的第三篇,我们将用三篇文章分别给大家盘点四年来节目中出现的一线厂牌、小众厂牌和商业厂牌。我们将重点探讨他们对节目的参与程度如何,以及通过节目获得了什么、改变了什么。

之前两篇文章中,我们主要聊了目前中文说唱圈的“兴趣厂牌”们,在四年来的节目中取得的成绩及其影响。“兴趣厂牌”的特点是:各个厂牌都没有明显的商业性质,成员们因为地域或对音乐风格的认同而聚在一起。

但随着中文说唱的日益发展,尤其是《中国有嘻哈》出现前后,商业资本敏锐地嗅到了HipHop音乐的气息。于是,各个背靠商业公司的说唱厂牌如雨后春笋般建立。

它们的一大特点就是,能够跨越地域和人际关系等限制,通过签约的方式,把优秀的说唱歌手纳入到自己的旗下。这类厂牌,我们一般称之为“商业厂牌”。今天的文章,我们就将介绍它们在四年来的节目中取得的成绩及其影响。

无论承认与否,MDSK都是目前为止中文说唱圈最成功的商业说唱厂牌。背靠摩登天空,通过多年来的布局,网罗了一批流行度和实力都堪称顶级的说唱歌手。不得不说,MDSK在该方面的嗅觉十分灵敏,不少签约都可称得上神来之笔。

在《中国有嘻哈》来临前夜的2017年3月,他们签下了Tizzy T、满舒克和红花会,随后TT在节目上豪取全国6强,红花会的小白取得全国9强,PG One更是拿下了年度总冠军。

节目后,MDSK签约了表现可圈可点的双胞胎兄弟OB03和离开明堂唱片的Kafe.Hu,不过公司并没有立即派出他们参赛。

2018年,出征《中国新说唱》的是此前签约的满舒克,不过相比另外三年,MDSK这一年遭遇了滑铁卢,满舒克虽然挺进了吴亦凡战队,但只获得全国15强。

2019年是MDSK发力的一年,同年4月刚刚签约的黄旭,和早在2017年7月就签约的Kafe.Hu与OB03,一起参加了当年的《中国新说唱》。“拆开作战”的Obi顺利入围了潘玮柏战队,而M03则没能从吴亦凡手中取得晋级项链;被吴亦凡看好的Kafe.Hu意外止步合作赛;只有黄旭一骑绝尘,最终以一票之差惜败杨和苏,屈居亚军。

2020年,MDSK继续在节目上扩大影响力,他们派出了李大奔、Kafe.Hu和梁维嘉的“全明星阵容”,对于总冠军志在必得。李大奔和Kafe.Hu进入潘玮柏厂牌,梁维嘉则进入张靓颖厂牌。

但人算不如天算,梁维嘉最先因为Cypher失误而离开,10进5的李大奔输给了最后的冠军李佳隆,因此只剩Kafe.Hu一人代表MDSK闯入总决赛,最终取得殿军。

复盘MDSK成员的参赛经历,我们不难发现,MDSK是唯一一个在成绩上能和GOSH相提并论的厂牌,他们总共培养出了1冠1亚1殿,且大多数的成员都能闯入战队环节。这很大程度上,和MDSK签约成员时就兼顾流行度和实力是相关的。因此,MDSK绝对是中文说唱圈中一股不可忽视的强大力量。

而在商业厂牌中,唯一能和MDSK分庭抗礼的,当属谢帝领导的第四音乐。从人员构成上来看,第四音乐可以理解成前说唱会馆部分成员和NOUS的简单叠加,谢帝、王以太、Y.O.U.N.G有CDC的背景,而派克特、Cream D、辛巴、Kigga、张昊则代表了NOUS。

在第一篇中我们说过,说唱会馆和NOUS是有所相似的,都是在说唱综艺上有些郁郁不得志。而如果以一个整体厂牌的视角来看待第四音乐,它就几乎没有明显的缺点了。

除了这些我们熟悉的名字外,第四音乐还有几位说唱歌手曾经上过节目。Lamp猴子是《中国新说唱》的全国72强,但他和那年的Cream D一样,没有镜头就一声不响地被淘汰了;Lil Castles是所谓的北美三子,另外两个都进了选择门,但Lil Castles在1v1 Battle里输给了王齐铭。

贾廷一今年相当活跃,连着参加了《说唱听我的》和《中国新说唱》且都入围正赛,但也都是首轮即淘汰。今年参加《说唱新世代》的施鑫文月,也被签进了第四音乐。

如果说MDSK制霸了《中国新说唱》,那么SG声闻聚将就统治了《说唱听我的》。SG厂牌的主理人GBOSS,正是《说唱听我的》的总制片人,旗下大将ICE也担任了节目的制作人。

最终在节目中夺冠的JD,也是来自SG厂牌。除此之外,Swimming连麻获得了全国11强,Gibb-Z也入围了正赛。在《说唱听我的》这个主场中,他们获得了足够的尊重。

其实,在《说唱听我的》诞生之前,SG麾下的猛将们,也都曾涌向过《中国新说唱》。在《说唱听我的》分别是制作人和选手的ICE和JD,在2018年的《中国新说唱》时都还是选手,区别是:ICE最后拿了年度季军,而JD倒在了选择门前。

2019年的《中国新说唱》,我们都知道JD又一次倒在了选择门前,但很少有人知道,其实那年SASI、Swimming和Gibb-Z都参加了海选,但他们仨全都没能通过。如今,Swimming、Gibb-Z和SASI都退出了SG厂牌,只剩下ICE和JD留守。SG的未来向何处去?答案仍是不明。

众所周知,国内有三个受众面极广的说唱音乐节,MDSK音乐节对应MDSK厂牌,YOLO音乐节对应SUP和GOSH两个厂牌,而AYO!音乐节对应的,则是AFSC这个厂牌。

不同于MDSK的嗅觉灵敏,AFSC仿佛根本就不存在嗅觉这个器官,他们在厂牌成立的2017年11月签下了法老、王奕Toy、HAS、陆政廷Lil Jet和王愚之后,在几年的时间里再没有签下任何一个说唱歌手。

所以,AFSC厂牌和节目的接触,也极其有限:法老和王奕参加了《中国新说唱》,前者在1v1 Battle输给王以太,后者以“热狗的小老弟”身份在60s就被淘汰。2019年,厂牌派出陆政廷和HAS里的Athree参赛,结果陆政廷没过海选,Athree在60s 1v1 Battle输给了Obi。

而有趣的是,法老输的王以太来自第四音乐,Athree输的OBI来自MDSK,俩人是否有点给同为商业厂牌的AFSC跌份呢?2020年,王奕再度参加《中国新说唱》,这一次连海选都没能通过;Athree转战《说唱听我的》,倒是成功进入了“空气协议”战队。

即使翻出AFSC建立之前他们成员参与《中国有嘻哈》的历史,也依然是“法老止步60s,HAS组合止步1v1 Battle”这样难堪的经历,可能AFSC是商业厂牌中,与说唱综艺最没有缘分的那一个了。

前面提到Kafe.Hu是从明堂唱片出走的,那就说说明堂唱片。虽然MDSK也没有重点培养打造Kafe.Hu,但显然明堂唱片对艺人曝光这方面更加不上心。

他们唯一的努力就是在2018年把三位成员Cee、夏之禹和SwagKelly一股脑儿送去参加节目,结果三个人全部都在60s就被淘汰,而且除了Cee以“热狗的小老弟”拿了点镜头,后两位连画面都没有。

2019年,明堂唱片没在节目方面有任何动作;2020年,他们倒是懂得了鸡蛋不能全部放在一个篮子里的道理,让SwagKelly去《说唱听我的》,而夏之禹去《说唱新世代》。

前者在新的节目继续旧的悲催,依然是没有画面没有音源;后者虽然挨了一些批评和非议,但至少留下了“你写词写得过夏之禹吗”这样有梗的语录,总算不亏。总之,明堂唱片对待说唱综艺,突出一个佛系。

说到佛系,最佛系的冠军非艾热莫属。很多人说,“艾热是唯一一个没有厂牌的冠军”,这话不完全对,因为艾热实际上签约了“嘿吼”。在参加《中国新说唱》之前,艾热已经拿下了由嘿吼举办的《中国说唱》的冠军,因此被签约。

而嘿吼旗下的说唱歌手里,参加过节目的还有2018、2019两年的三锤3ent,她第一年止步60s,第二年在合作赛里输给了蜜妞。今年她没有再继续参加说唱综艺,而是用本名钟欣参加了《创造营》。其成员还包括大名鼎鼎的JR Fog,他在今年拿到了晋级项链,但是止步100s舞台。总体来看,嘿吼也是比较佛系的商业厂牌,但是拥有一位冠军还是很了不起的。

或许你还记得《中国有嘻哈》里BCW在演唱完毕后把链子一扔,说出“I don’t need gold chain cause I got your respect”的场景,而他打抱不平的对象正是Ty.。你可能会觉得,一个台湾人怎么跟四川人扯上关系了?这是因为Ty.和BCW都签约了台湾的音乐公司混血儿娱乐。最终的结果我们也知道了,Ty.首轮被淘汰,而BCW在选择门流局。

商业厂牌因为其资本属性,高层人物基本上与说唱无关。然而“WR/OC”却并非如此,主理人李宏杰、李俊驹来自中国第一家说唱厂牌龙门阵,是真正的OG。他们旗下最有名的说唱歌手叫做乃万,但乃万在说唱综艺上的表现可确实不敢恭维。

海选时的乃万就有失误,靠着吴亦凡给的第二次机会才晋级,这要放在今年的GAI身上,直接就没了。60s 1v1 Battle爆冷输给了Orenda,也让人感觉乃万“没那么厉害”。幸好,金子总会发光,离开说唱综艺的乃万用《青春有你2》的第十名证明了自己的实力。

厂牌的另一位人气选手叫艾瑞欧,是前安全着陆成员,今年参加《中国新说唱》进了张靓颖厂牌,但在1v1被淘汰。另外,YOUNG13DBABY也拿到了晋级项链,但没能通过100s淘汰赛。厂牌还有一位成员lows0n在2019年参加过《中国新说唱》海选,可惜没能通过。这么看下来,WR/OC也不是那种爱在节目发力的商业厂牌。

最后要说的两个厂牌,都像之前提到的马王一样,属于因为节目而产生的新厂牌。首先是在《中国有嘻哈》结束后,由节目音乐总监刘洲牵头成立的厂牌Door&Key。

不得不说,刘洲虽然入狱,但他在音乐编曲上的才华和招揽艺人的话术,的确是一绝。巅峰时的Door&Key,拥有GAI、大狗、辉子、辛巴、王大痣、蜜妞、Tsong梁老师、赵涛、啊鑫等成员。而Door&Key的成员都有一大特点:热爱回锅。

蜜妞作为四朝元老,战绩分别是60s被淘汰、海选被淘汰、全国20强和100s被淘汰。Tsong作为三朝元老,三年的成绩分别是60s被淘汰、合作赛被淘汰、全国13强。王大痣同样是三朝元老,三年的成绩分别是选择门流局、全国14强、100s被淘汰。赵涛也同样是三朝元老,三年的成绩分别是1v1 Battle被淘汰、海选被淘汰、100s被淘汰。

有趣的是,这三位“三朝元老”都是没有参加《中国新说唱》。剩下的成员里,大狗和辉子都在《中国有嘻哈》止步1v1 Battle,啊鑫则在今年参加了《说唱听我的》,不过遗憾止步Hit Song环节。

Door&Key由于刘洲的被捕,自然成为了过眼云烟,成员也都另谋发展。爱奇艺方面痛定思痛,决定自己来“收割”选手资源,于是“刺猬兄弟”厂牌就应运而生了。

和以上商业厂牌最大的不同是,爱奇艺的合约模式并非独占,而是“共享经纪合约”,无论选手是否已经身背商业厂牌合同,都可以签约。而合约的有效期也只有一年,到期后可以自愿选择是否续约。

所以我们能看到,MDSK的黄旭、第四音乐的王以太、声闻聚将的JD,都会出现在刺猬兄弟的巡演中。而刺猬兄弟的成员们在节目中取得的成绩也自不必说,有一种说法是:只要进入选择门,就会被刺猬兄弟签约。而随着节目中的名次不断上升,合约的内容也会逐渐严格。

至此,我们就将说唱综艺中出现过的所有厂牌都基本盘点了一遍。纵观4年来的6次节目,除去基本都是新人的《说唱新世代》,另外5次节目的全国四强中,只有刘柏辛至今没有任何厂牌经历——当然,这个“没有”指的是中文说唱圈,毕竟刘柏辛直接签了Worldwide的顶级厂牌88 Rising。

由此来看,没有一个靠谱的厂牌,想靠单打独斗在节目中走到最后,实在是相当困难。而像“活死人 VS 平西音乐”、“SUP/GOSH/活死人 VS 说唱会馆”这种真正意义上的厂牌之战,何时能再度出现,让听众们大饱耳福?在中文说唱圈日益平静的当下,恐怕将很难实现了……

撰稿&排版 / 砂与海  图片 / 来源于网络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