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直火帮:别催了,团队专辑已经在做了

我两年前就加了XZT微信,想采访直火帮,但一直没有适合的机会。周五AR巡演到成都,直火帮是嘉宾,我逮住机会,在冇独完美店后台见到了直火帮。

直火帮最近也在巡演,一周前完成了上半程,下月启动下半程。上半程演过的北京、上海,在下半程会有加场,其火爆程度由此可见。但在下半程里,依然没有成都、西安、长沙这样的说唱重镇,问其原由,Chuck Zigga Jiang表示,“Feezy去参加节目,也没有预料到一直走到最后,所以巡演就往后拖,就不停在改日期,到后面有些城市就没有合适的档期了。”目前定下的这些城市,已经是直火帮尽最大努力了。

和去年的巡演相比,这次巡演的最大变化是有了个人展示的机会,之前都是唱三人合作的歌,今年各自发了个人专辑,可以唱solo曲目。至于票房,Chuck Zigga Jiang直言之前也会售罄,不过是在演出前一周售罄,如今开票一分钟就售罄了。不过因疫情会控制观众数量,否则现场会更加火爆。

今年,直火帮如其名字里的“火”,人气急剧攀升。在一周前举行的融合嘻哈颁奖典礼上,直火帮拿下最受欢迎说唱组合。去年直火帮也入围了该奖项,但未获奖。Chuck Zigga Jiang说他之前也关注该颁奖典礼,但态度是无所谓,“好好做音乐就好了,结果今年真的就选上了。”

发了团队专辑《爬墙少年》《第二个酒吧》后,今年直火帮各自发了个人专辑,XZT的《黑匣子》、Feezy的《2098:启示录》、Chuck Zigga Jiang的《Omakase!》,做个人专辑的计划源自Feezy,“一开始我先有出个人专辑的想法,因为我那张专辑的概念想了挺久,然后我就跟他们说了,他们说如果这样的话,他们也想出个人专辑,我就说要不今年大的计划就是三个人出一张个人专辑,明年再合体。然后纷纷表示同意,我们就开始做了。”

对于明年的团队专辑,Feezy说他们已经出了一些demo,整张专辑目前完成了三成,专辑概念暂时不能透露,他只是说,“以前是故事性强一点,这次音乐性会偏重一点。”

下一张团队专辑会在明年下半年问世,各位耐心等待,而对于今年的个人专辑,我问他们若只推荐一首,会选哪首。Feezy选的是专辑总结之作《新浪漫主义》;XZT推荐的是《LOST CONTROL》;Chuck Zigga Jiang则是《Last Order》,“这是一首Drake风格的情歌,用了以前完全没有用过的纯旋律唱法。”

今年直火帮除了个人专辑,Feezy、XZT还参加了说唱节目。对于《说唱新世代》,Feezy认为他最大的收获是感觉心被打开了,“现在这个状态挺好的,之前被新说唱搞得对这种节目有点排斥,但是今年有这样一档节目横空出来,就觉得这档节目想传达的精神,包括它所代表的某方面说唱的元素是跟我们比较契合的,然后这档节目做得很成功,所以从侧面也能证明我们的音乐是有被更多人听到的可能的,所以就比较开心。”

节目结束后,Feezy加入W8VES厂牌,对于如何平衡两边的事务,Feezy坦言W8VES是公司化的厂牌,直火帮是自家兄弟,“公司的活我会去完成,但是我的主要精力还是放在直火帮这边。我会把直火帮这边定的计划先发过去,他们会绕开这个来定,也有一些微小的冲突但可以协商解决。”

XZT参加了新说唱,但并未收获太多。我问XZT有没有觉得自己今年没选对节目,他表示“其实还好”,毕竟参加节目有诸多不确定因素,包括实力、运气、发挥以及节目组,“很难在去之前有这个预判,做好自己这部分就可以了。”XZT原本要跟Feezy一起去《说唱新世代》,但又觉得不要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两边都参加可降低风险,而对于最终结果,XZT认为,“总体对我们来说结果还是挺好的。”

XZT、Feezy前年还参加了新说唱,而前年、今年Chuck Zigga Jiang都没有参加说唱节目,“就不太喜欢节目吧,特别是不太喜欢说唱节目。”“特别是比较不喜欢哪个?”XZT插了一句。“新说唱。把说唱拿去做竞技这个概念我就不是很喜欢,特别是得知Feezy在说唱基地待了三个月之后,我就完全受不了,看着他那个住的,我感到绝望。”除了不喜欢,还有个原因是不适合,“我觉得我去了应该也不会表现得特别好,我做的音乐不是很适合去竞技,我很多都是全英文歌。其实我有考虑参加美国的《Rhythm + Flow》 ,但是因为疫情,第二季还没有搞。”

对于明年的计划,Chuck Zigga Jiang表示他们不会再参加说唱节目了,“明年的重心是做专辑,而且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毕竟Feezy今年拿了很好的成绩了,节目不是我们的重点了。”

Feezy因参加《说唱新世代》收获了大量人气,我问另外两位会羡慕他吗,Chuck Zigga Jiang表示,“我现在看到他生活的状态,我就觉得我自己真的很不错,因为感觉他现在真的好累啊,虽然有点眼红,但是看到他每天吃补品的时候,我就觉得我还是平衡了。”XZT则说,“我觉得还好吧,因为实在是太熟了,所以就不会有这种感觉了。”

直火帮三位成员毕业于美国名校,XZT、Feezy是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Chuck Zigga Jiang是芝加哥大学,谈及留学生涯对音乐带来的影响,Chuck Zigga Jiang讲了两个方面,一是体会到了中西文化的不同,并将留学的见闻、经历写进歌里;二是在美国可以去看顶级说唱歌手的演出(去看了Kanye  West、Kendrick Lamar的演唱会),感受美国Hip-Hop的浓厚氛围。

眼界及文化底蕴让直火帮的歌词有深度、思考性,Chuck Zigga Jiang对此认为,“我们的歌确实门槛会比较高一点,不是说你随便听一下就会完全get到我们这个歌,或者说如果不去注意歌词,就没有像Higher Brothers那种氛围说唱的感觉,我们的歌是需要你细心去听的。我们现在希望能够更加注重音乐性,能够兼顾我们想要讲的事情,也能让大家可以更轻松地听。”

直火帮还有个特点是,英文占比较重,尤其是Chuck Zigga Jiang,今年的个人专辑是全英文。他对此解释道,“在美国待了那么久,有些短语用英文讲更顺一点,我平时讲话就是中文夹杂英文,所以我写歌就是这样。”而对于今年的全英文专辑,他直言,“我就是想做全英文的歌,我觉得我是国内英文说唱最屌的,我就觉得如果我们要代表中国的话,也要让听不懂中文的人来听懂我们的歌。如果我们不去做英文说唱,美国人永远听不懂中国说唱。”

我问他们音乐风格受哪些rapper影响比较大,Chuck Zigga Jiang给出的名字是Young Thug、 Lil Wayne、2 Chainz、Vince Staples;Feezy说他制作上受Kanye  West影响较大,写词方面高中受Lupe Fiasco影响,“比较意识说唱,比较有社会意义那种。”XZT早期受Kendrick Lamar、J.Cole影响,“他们是故事性的、内容比较强的说唱,后面听得就越来越杂了,各种里面都能汲取一些精华。”

而对于彼此音乐风格的异同,XZT认为他们价值观和审美相近,但风格会有差别,“Zigga喜欢chill一点的,新一点的,我跟feezy更喜欢硬一点的,他更注重vibe的营造,我更注重内容。”Feezy赞同XZT的看法,“Zigga梗会用得比较多,我会更加注重氛围的营造,写词比较直白通俗,XZT会更内容输出一点。”

谈及创作灵感的来源,Feezy说他从电影、书里汲取灵感,再结合自己的生活,他偏好犯罪、科幻、悬疑的文艺作品,并将其反映到歌里,个人专辑《2098:启示录》就是科幻的架构,歌里会出现一些电影的名字、桥段;Chuck Zigga Jiang的创作灵感来自生活里的美好事物,比如吃、潮流、爱情,个人专辑《Omakase!》的概念就是定制料理;XZT内容上的灵感来自对生活、社会的观察、思考,而表现形式来自多听音乐带来的启发。

我问他们有没有想合作但没合作过的rapper,Chuck Zigga Jiang说他想跟老乡魔动闪霸合作(Zigga出生在重庆);Feezy跟C-Low的合作已经提上日程了;XZT听了Turbo的《杀手安魂曲》后,想跟他合作一首,此外还想跟同为叙事性强的西奥合作。

对于即将结束的2020年,Feezy认为今年是大起大落但又充满希望的一年,“主要是年初对所有人打击都太大了,心理预期会没有那么好,也会有很多压抑的情绪憋在心里面,做专辑也是抒发情绪的一种方式,但是下半年越来越好了,去参加节目有很多很顺利的事情发生,希望这个顺利的事情是帮助我们成长的一个东风,然后就一直好下去吧。”

文/小强蜀熟 图/君宝同学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