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zzy退队、法老 龙崎出轨、福克斯取关队友,节目过后的活死人为什么一直在走下坡路?

近几天,有细心的网友发现:福克斯悄悄取关了活死人厂牌的官博和几乎所有成员,只剩下了法老和龙崎两位创始人。同时,在福克斯的微博个人简介和历史微博中,也再看不到“活死人”的字样了。最关键的是,那个曾经无比符合活死人吊儿郎当气质的微博ID“痞子福克斯”,早在上个月就被改成了“音乐人福克斯”。

虽然像Viito离开时一样,没有一个官宣的动作,但是所有人都清楚,福克斯已经和活死人分道扬镳了。至于这种分道扬镳是平静的还是烈性的,恐怕只有当事人才知道。

2020年对于活死人来说充满了苦涩。他们经历了福克斯、法老和龙崎的负面新闻曝光,经历了龙崎、PISSY、JarStick和小精灵在说唱综艺中的铩羽而归,还要经历Buzzy和福克斯年初年末的离队。而这一切,在他们去年登顶人气巅峰时,没人想到会发生。究竟活死人厂牌是为什么走上了下坡路?一切需要从去年他们的走红开始说起。

把时间回拨到2019年,成立于10年代伊始的说唱会馆和红花会,第一次失去了“人气最高厂牌”的荣誉。谁都没有想到,成立于2016年年末、最初主打“恐怖核”这种极其小众的曲风、且自称“中文说唱圈最垃圾厂牌”的活死人,会以Woken Day这个名字火遍大江南北。而活死人爆红的直接原因,正是在《中国新说唱2019》里福克斯和杨和苏的大放异彩。

风格自成一派的“人气冠军”福克斯和技术实力强劲的“比赛冠军”杨和苏,无疑是《中国新说唱2019》的最大赢家。此外,节目组也适时邀请了法老、Buzzy等厂牌成员以观众的身份来到现场,进而使得活死人厂牌的人气更加旺盛。当杨和苏捧杯时,法老、福克斯围绕在他身边,那一刻的活死人无疑达到了人气上的巅峰。

技术派杨和苏给活死人带来了荣誉和认可,自成一派的福克斯则给活死人带来了流量和话题。但是,荣誉和认可更多是正向的影响,虽然那也意味着活死人必须以更高标准来对待自己的作品;而流量和话题却是一把十足的双刃剑,它能轻易成就一个明星,也可以轻易让明星跌落神坛、打回原形。

活死人在节目后遇到的第一个挑战来自云南的平西音乐。关于这场大战,不少自媒体都有详尽的报道。认真观察这些报道的内容不难发现,活死人获得了相当多圈内人士的力挺,甚至别家厂牌的JD与深蓝儿童都主动发出Diss Track来助阵。

熟悉活死人Beef历史的人会知道,这种状况其实和原来特立独行、孤军奋战的活死人大相径庭。究其原因,一方面是活死人流量巨大、地位提升;另一方面是法老、杨和苏、福克斯在圈内还是积攒了一些愿意为他们发声的人脉关系。在法老、杨和苏亲自下场还击后,这场Beef也逐渐走向了终结。

从舆论风评来说,活死人算是取得了胜利,但这胜利的荣耀却不属于福克斯,因为他并没有在第一时间给予音乐上的回应。诚然,福克斯可能有担忧事情闹大、被主流媒体大肆报道的考量,但连早就跻身主流的总冠军杨和苏都敢“越界”发Diss,福克斯的这个理由显然站不住脚。也是从此时开始,福克斯本就存在“油腻”等争议的风评,下降到了一个以负面评论为主的态势。

同年12月,《活死人2019Cypher》发布,但这并没能让活死人(尤其是福克斯)挽回一些风评,因为《活死人2018Cypher》珠玉在前、过于经典,听众们在两相对比之后,必然觉得2019年的略有退步、“没内味儿”,而不会去关心活死人在2019年发生的成员变动和风格转变。

具体到福克斯的部分,他也不再像《活死人2018Cypher》作为开头的新秀给人“惊艳”之感,而是“马后炮”地回应了此前不参加Beef的原因,这难免让听众认为他的水平不再。当然,福克斯自己三天两头在微博上点赞美女和“怼粉”,也让有的粉丝感到不适。怼粉的不止福克斯一人,活死人的其他成员在厂牌巡演演出后对现场观众不够热情的吐槽,也引起了不小的争议。

活死人“网络厂牌”的属性,无限拉近了他们与粉丝的距离,但同时也造成了许多问题。最突出的一点就是粉丝和厂牌成员都对何时玩梗、何时严肃这件事情拿捏不清,既反感过分玩梗,也不愿意过分严肃,因此经常出现粉丝“饭圈”、厂牌成员“怼粉”的现象。这在一定程度上消耗了粉丝对厂牌与厂牌成员的热情,甚至有引起粉转黑的可能。

临近年末,在福克斯开始预热自己的首张个人专辑《生来如此》时,活死人全员都把头像换成了他的专辑封面。尽管这个举动可能有搞笑玩梗的因素存在,但说明厂牌成员对于福克斯仍然是当作兄弟一样来支持的。可惜的是,《生来如此》的反响远远不如预期,也没有产生爆款的单曲,福克斯尝试用作品证明自己的努力暂时以失败告终。

到此时为止,活死人还只是走走下坡路。而接下来的事件,直接让他们摔了一个大跟头。2020年3月,福克斯被爆出大量黑料:指责微博粉丝群管理员、带着粉丝网暴前女友、在粉丝群公开说《潮流合伙人》坏话、演出现场玩手机和忘词……在实锤面前,福克斯低头向涉事各方道歉,并表示停止在活死人和马王厂牌名下的所有活动。

但其实,在事情曝光后、福克斯出面道歉前,还有一帮人比福克斯先一步道歉,那就是活死人厂牌的成员们。很多人对此表示不解:“不是他们犯的错,为什么要他们背锅?”,这种不解进而转化成对福克斯不及时发声表态的愤怒:“Beef不发声、黑料不发声,到底要多少人给你擦屁股?”

在福克斯的风评跌到谷底时,各种梗也应运而生。其中被引用最多的,分别是福克斯和法老的两句歌词。巧合的是,这两句歌词都出自那首优秀的《活死人2018Cypher》。一句“我从雾霾之中走来,一个人拖垮两个厂牌”,说的是福克斯作为Beef事件和黑料事件的核心人物,让活死人和马王的兄弟们出手还击和道歉,自己却毫无作为,变相影响了厂牌形象、打乱了厂牌运营;

而另一句“我要发誓有生之年 杀死道德败坏的队员”,则是把最严肃的问题抛给了法老:福克斯这种情况,到底怎么处理?虽然活死人平时以兄弟相处,甚至搞“轮流制主理人”,但在大是大非的问题面前,法老无疑还是那个绝对的主心骨。

曾经杀伐果断地处理过RanGo的法老表示,“福克斯已经被暂停一切活动了”、“我自己没有做好一个主理人”,但也对福克斯进行了力挺,表示“他是个好人,只是不知道怎么做公众人物”、“陪他改正陪他振作起来”。而这一番发言在当时也是收获了不少好评,毕竟福克斯做的事情并不是十恶不赦,离曾经“道德败坏”的RanGo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但法老没有想到的是,一直陪着他征战南北的小兄弟Buzzy选择了在愚人节这天退出活死人厂牌。并且,Buzzy在取关福克斯的同时,把福克斯移除了粉丝。Buzzy是活死人创立之后加入的第一位rapper,也算是元老级别的存在,他的离开当然就是因为福克斯。在2018年年中,法老原本只想把Viito收入麾下,但禁不住Buzzy的一顿软磨硬泡和强烈推荐,就把福克斯也一并收入了活死人厂牌。

Buzzy和福克斯过往并没有什么交情,但两人因为合作《啸江湖》而相识,Buzzy对福克斯的才华非常欣赏和认可,进而把福克斯引荐给了法老。毫不夸张地说,Buzzy就是福克斯的贵人。但如今,自己亲手带进厂牌的好兄弟却做出了那些充满争议的事情、伤害到了厂牌形象,最内疚也最失望的当然就是Buzzy了。再加上Buzzy自己在2019年的迷茫,他最终做出了离队的决定。

在经历过元气大伤后,活死人厂牌成员们也在想方设法来做出一些正面影响。法老去了《说唱听我的》,龙崎、PISSY和JarStick去了《中国新说唱》,小精灵去了《说唱新世代》。然而,厂牌成员们在各档节目中都没有取得突出的成绩,2019年大放异彩的活死人在2020年却来到了尴尬的境地。

在一个沉寂的夏天过去后,10月份刚开始几天,一直以没有黑料自居的法老却突然冲上热搜,被曝出了出轨的事件,引发一片哗然。在法老的描述中,自己对不起前女友卡特曼,但“我没法承认我没做过的事”,强调自己并没有出轨。与此同时,另一位成员龙崎也被曝出有感情问题。所幸,两起事件都很快得到了平息。

其实,活死人部分成员们在9月份线下见了一面。巧合的是,这张照片正是活死人真正火起来之前的阵容,除了已经离开的深蓝儿童以外,法老、龙崎、Buzzy、小精灵、喉结蜥蜴,甚至已经被踢出的RanGo都聚在了一起。有人问:“Buzzy和RanGo怎么没打起来?”其实能够同框合影就表示,当年犯错误的RanGo已经得到了活死人成员的谅解。

前几天,RanGo也发出了新歌《别丢了》来忏悔和反思自己当年的错误。当年的RanGo,才是那个真正“道德败坏”的队员,草粉、借钱、装抑郁等问题让活死人的兄弟也无法再忍受他。而当时被Buzzy不点名批评后,RanGo也选择了主动站出来选择全盘承认。时隔多年,重新振作起来的RanGo也愿意发歌直面错误,接受批评,从而获得粉丝和兄弟们的谅解。

然而,同样犯了错误的福克斯走上了另一条道路。在被停止活动之后,他和活死人厂牌成员的交流骤然减少,到最后已然是没有互动的情形。显然,福克斯并不是那么在乎重新获得活死人厂牌成员的认同,他更加专注于自己的音乐作品和马王厂牌方面。

而看明白情况的活死人成员,也渐渐不再提到福克斯。此前的厂牌巡演计划发布后,就有粉丝质疑过为什么没有福克斯在其中,但是福克斯助阵JarStick的个人巡演,又让粉丝觉得他们还没有真正走到分道扬镳的那一步。但最终,活死人官博取关福克斯,让一切都划上了句号。

实际上,福克斯在11月份就发过一条评论,其中的内容意有所指。只不过,在当时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关注。如今结合实际情况细细品味这条评论,不难发现福克斯的心或许早就不在活死人了。对于这样本来值得惋惜的结局,不少网友尤其是活死人厂牌的粉丝却表示大快人心,“巴不得福克斯早点滚出去”几乎是他们共同的心声。在他们看来,福克斯对活死人的伤害是不可挽回的。

活死人厂牌到底为什么在节目后走到了现在的局面?很多人会简单地把问题归结于“饭圈化”一个词。实际上,活死人的问题并不在于粉丝饭圈,如果真的饭圈,《中国新说唱》复活也轮不到GALI、李大奔等人,而应该由PISSY和JarStick包揽。成都集团、Free-Out等厂牌也有饭圈粉,但他们没有出什么问题,所以这个逻辑并不合理。

真正的问题,是活死人早期给自己立下了过高的道德标准,让黑料的曝光显得格外刺眼;同时由于自身的松散性,他们没有对成员的作品和行为做更多的监督、管理和约束,导致作品方面的口碑下滑(除杨和苏外),此前靠法老、Buzzy、深蓝儿童(小安迪)等人树立的实力派厂牌“人设”也不再立得住,这就让他们的声誉显得岌岌可危。

今年10月,法老在个人巡演上表示,活死人会一直存在下去,他也会一直坚持下去。成立四年的活死人厂牌,已经迎来送往了太多优秀的rapper,目前还没有变动过的只剩法老和龙崎。也许未来的活死人永远无法再现2019年的红极一时,但他们注定将成为中文说唱历史上独树一帜的存在。可未来的路究竟该怎么走?这也许是需要法老等人长期思考的一个问题……

撰稿&排版 / 砂与海  图片 / 来源于网络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