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色彩,才有精神
扫码获取零基础课程

每一座巴西城市,在街头巷尾,都可见墙壁上、电线杆上、电话亭上被填满各式涂鸦,许多匪夷所思的创意,令人惊叹。

茨威格在他的《巴西:未来之国》一书的引子里这样写道:“对于巴西,我曾像一般的美国人或欧洲人,有着十分自负的想法。如今回想起来,当时的想法大致如下:巴西不过是南美随便一个国家,同其他的国家没有分别,气候炎热,疾病肆虐,政局不稳,财政溃败,行政无序,仅在沿海的少数城市有少许文明;但却风景绚丽,有诸多未知的可能。这是一个属于绝望的流亡者和垦荒者的国度,但却无法产生精神发展的动力。”事实上,巴西的创造力,不仅让茨威格惊讶,也让后来每一个走在巴西路上的旅客能够轻易感受到视觉和心灵的震撼。

圣保罗是被巴西人认为无趣的一座城市,这里不靠近他们热爱的海滩,又因为是南美的金融中心,繁华的大街上有更多西装革履、行色匆匆的白领,与精神放松的普通巴西人不同。然而,圣保罗全城仍然充满了艺术的色彩。

在飞机场、地铁站和大大小小的博物馆里,随处可见艺术展,张贴在墙上或者摆放在通道中间的画作,向全世界说明巴西人的创意无穷。科林蒂安球场是世界杯揭幕战场馆,在距离场馆最近的一个地铁站,向两周延伸的4公里长的墙壁上,被规划成为一条世界杯涂鸦墙—整个拉丁美洲最长的露天涂鸦墙。

因为国际足联的官方未予授权,涂鸦墙上没有任何世界杯的标识,但五颜六色的足球主题,还是让人一眼就能看明白。圣保罗州政府发起了这个项目,旅游局、文化处和地铁公司都给予支持,官方希望这些来自圣保罗当地知名涂鸦者的作品,能够在世界杯期间向游客展示出巴西的多彩文化,在世界杯结束后保留下来的这个作品长廊,也能成为旅游景点之一。

芭芭拉、泽菲克斯、蒂亚戈和达尼洛是我遇到的四位还在工作的涂鸦艺术家,也是世界杯涂鸦墙的策划者,原本预定在6月26日完工的涂鸦墙,因为天气等原因,在世界杯进入下半程时还没有完工,但艺术家们一点都不着急,他们更看重好的涂鸦作品。官方对艺术家们也给予相当好的优待,每人发6500雷亚尔津贴,赞助商则为他们提供颜料。在巴西,这很常见,近年来在国际街头涂鸦界享有盛名的蒂奥·赛纳,不仅拿着巴西政府不菲的津贴,还受邀到世界各地进行创作,据说经他手涂鸦外墙的房子可以立即升值十倍;巴西为纪念涂鸦先锋瓦劳里,还把每年的3月27日定为涂鸦节。

即使有官方“圈养”的条件,涂鸦者们也不会满足于纯粹的“美丽巴西”的宣传,他们仍对每一次深夜“冒险”到一块墙壁上作画,表达社会意见有强烈兴趣,在他们看来,就算被抓进警察局,也是小事一桩。

因为世界杯,街头产生了不少反世界杯主题作品,在里约有一个著名的涂鸦,是一个拿着刀叉的饥饿孩子,对着盘里的足球哭泣。正是这些讽刺现实的涂鸦作品,让人了解到巴西有反对世界杯的声音。上世纪70年代涂鸦在巴西兴起,也正是人们用来表达反抗军事统治意见的方式,又因其契合巴西自由无拘束的文化而遍地开花。如今的巴西涂鸦内容丰富多彩,有人专攻印第安文化,有人专注狂欢主题,也有人擅长讽刺艺术。

这正是涂鸦艺术家所独具的神秘魅力,在夜幕掩护下,像侠客一样来去匆匆,就能让一面苍白的墙壁变得生机勃勃,犹如神笔马良。达尼洛透露,在涂鸦墙绘画的期间,他们还受邀为不远处的12栋楼房绘制外墙图画,很多路过的小孩子都会拿出手机来拍摄,其中一个孩子的妈妈的话让他们骄傲不已—“以前的孩子都想当球星,现在都想去当涂鸦艺术家了”。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