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鸦师保罗-伊东:为国际足联画画要100万

保罗·伊东(Paulo Ito),这个36岁的涂鸦师近来的工作特别忙。今年5月10日,他在圣保罗Padre Chico街创作的那幅《饥饿的儿童》令他名声大噪,他也被视为向世界杯说不的代表人物。可是当和他在距离那幅涂鸦不足50米的一家街边小店里吃完一顿简单的晚餐之后,才发现可能人们对他有所误解。

无奈错过揭幕战直播

终于在回里约热内卢的前一天傍晚约上了保罗。沾满颜料的夹克和工装裤,拎着摩托车头盔的手略显粗糙,满是工作留下的痕迹。我们就在一家巴西常见的小店,一人一瓶瓜拉纳,一个大汉堡,边吃边聊。

北京青年报:世界杯就要结束了,你看了几场?

保罗:到现在就看了5场,全是在电视上看的。

北青报:你不喜欢足球?

保罗:我现在很忙,几乎每天都在画画。揭幕战那天,我在里约热内卢的朋友家玩,是想看来着,但是他和他女朋友是坚定的反世界杯主义者……

北青报:这么忙,是不是因为那幅画(《饥饿的儿童》)?

保罗:可能有一定关系吧,它让我更加有名,这也没有什么不好的,这样我可以去画更多的画,自由度也会更高一些。

为国际足联画画要100万

在保罗众多直面现实的作品里,《饥饿的儿童》已经成为了他的代表作,这和世界杯不无关系。但是令人有些意外的是,其间其实存在着一个误会,不过他并不介意。

北青报:在那些反对世界杯的示威者看来,你的画是他们的一部分。

保罗:其实我本人并不抵制世界杯,只是因为世界杯的到来,这个国家发生了很多令人不开心的事情,我只是想表达对社会现实的不满。巧合的是我画的时候是5月,距离世界杯很近,他们就自然而然地认为我的意图是在反对世界杯。

北青报:看上去是一个误会,你介意吗?

保罗:为什么要介意?我很开心他们会喜欢我的作品,并且把它用到他们的行动当中去。他们当中很多人来问我可不可以制作T恤或是标语,我都答应了。我的画就像是一个扩音器,能让他们的声音更高亢,被更多的人听到,这很好。

北青报:那你自己会去街上参与他们的游行吗?

保罗:如果我再年轻10岁的话,我可能会去的。如今我已经36岁了,我要用另外一种方式去表达自己的声音与观点,这就是涂鸦。

北青报:如果国际足联请你画一幅画,你开价多少?

保罗:100万美元吧,呵呵。不过要是隔壁这所学校,分文不收。

常怀不满且无惧无望

保罗的画现实得令人无法回避,除了这幅《饥饿的儿童》之外,在蝙蝠侠小巷还有很多他的作品。在他眼中,这个社会有着太多的问题和不公,他没有办法视而不见,唯一的办法就是继续画画,像没有明天一样。

北青报:看你的画,总是很现实。

保罗:在我眼中很多东西就是错误的。在我读小学的时候,老师就觉得我像个老头子,看什么都不顺眼。后来我问自己的朋友们是这样吗,他们也都说是,可是现实社会就是如此啊!

北青报:所以你是一个充满愤怒的人?

保罗:可以这么理解,但更多的是不满。

北青报:你能告诉我手臂上的文身是什么意思吗?

保罗:“nec spe nec metu”,它的意思是无望无惧。

北青报:为什么选择这句话?

保罗:因为艺术是一种自杀式的行为,艺术家们要像没有明天一样去画画,没有希望,也不恐惧。这句话据说是刻在一把剑上的,这把剑的所有者是著名画家卡拉瓦乔,他是一位勇敢的艺术家。可能这只是一个传说,但我希望确实如此。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