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宝石新歌《从军行》发布,网友:你搁这喊麦呢?董宝石:你搁这放屁呢?
昨天(周六)下午,董宝石发布新歌《从军行》,我刷微博看到了,打开来听,我家人问我,“你还喜欢听董宝石啊,他不是有点像数来宝、喊麦吗?”“我觉得他歌词挺有意思。”
喊麦,是很多人对董宝石的偏见,尤其是非说唱听众。
今天下午,偏见再次发生,这一次,董宝石回怼了认为他是在喊麦的网友。
图片
上述对话发生在《从军行》的QQ音乐评论区,董宝石空降评论区,与网友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交流,对于质疑他的网友,也予以了有力的反击。
在1月2日播出的《经典咏流传》里,董宝石唱了这首《从军行》。《从军行》是边塞诗人王昌龄的组诗作品,共七首,hook里的“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是第四首。董宝石以唐朝爱国将领郭昕为原型,用电影视角描述了一场惨烈的古代战争。
某些听众对董宝石喊麦的偏见来自《野狼disco》,这些杠精觉得只要flow平淡都叫喊麦。喊麦是一个flow用到底,而无论《野狼disco》还是《从军行》,flow是有变化的,只是没那么技术流。此外,董宝石腔调豪迈大气,跟喊麦有些相似,但不代表董宝石是在喊麦。
董宝石其实喊过麦,他曾经为了追赶潮流,用成都话写过Trap(他老婆是成都人),但没什么反响,陷入低谷时,考虑过转型去喊麦。他试过,但一直提不起兴趣,“我拉不下脸,不知道咋说咋跟人交流。”董宝石对某媒体说。
在洋气的Trap和土味的喊麦之间,董宝石找到了最适合他的方式,我将他的方式称为本土化。
做中文说唱,大致可分为汉化和本土化。所谓汉化,是指借鉴美国说唱的flow,题材沿用美国说唱那套车子票子马子,相当于把美国说唱翻译成中文说唱;而本土化,是指做出区别于美国说唱的风格,比如中国传统文化、中国的地域特色,即接中国的地气。以董宝石为例,《野狼disco》《送情郎·东雪》具有鲜明的东北地方特色,《从军行》《江雪》将古诗里的场景、意境用说唱的形式表达。
从受众来看,汉化的中文说唱深受年轻群体、说唱听众青睐,本土化的中文说唱受众面更广,跳出年龄、圈子的限制,让不听说唱的人也能接受。
江湖之于中文说唱,正如帮派之于美国说唱。董宝石心中一直有个江湖,写《龙门客栈》,写《千王之王》,写东北的江湖儿女。
专辑《你的老舅》从老舅的视角出发,塑造东北的小人物,《送情郎·东雪》则献给所有东北故人,复盘过去一百多年的东北往事,从闯关东到一五计划,刻画了东北的世代变迁。
董宝石肩上扛着的是东北文艺复兴、传承中国传统文化的责任,而某些网友却只能看到他flow平淡、歌词不swag,属实图样图森破。
大家审美不同,有的喜欢帅的、炫的,有的喜欢接地气的。可以不喜欢董宝石的风格,但不能因为不喜欢就说他是在喊麦,可能是喊麦听太少了,多听点喊麦就能听出区别了。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